不再隐秘的秦昊:多赚点钱才有资本“拒绝”

作为今夏的爆款剧之一,《隐秘的角落》凭借扑朔迷离的剧情、优秀的主创阵容、考究的电影拍摄质感,迅速获得业内和观众的好评。也通过一句“一起爬山吗”,让演员秦昊的演技又一次获得观众认可。 

《隐秘的角落》剧照

再次出演网剧,秦昊还是当年拍文艺片时的态度,选自己喜欢的导演,选有挑战的角色,一定要拍到自己满意为止。 

然而有了女儿、上了几档综艺的他也坦言,40岁后的自己变了不少,他会试着学网络梗为妻子应援、开始考虑赚钱养家而不是死守着演员的理想,还对着剧里可爱的小演员憧憬自己女儿未来的样子。 

张东升,可恨可怕可爱可怜

最初拿到《隐秘的角落》的剧本时,秦昊没太动心。

原著里的张东升作为上门女婿,婚前曾有过财产公证,离婚就要净身出户,所以杀人动机只有钱财,对于一个角色来说过于扁平单薄。秦昊还有一个顾虑,担心出演这样一个反派角色,女儿看到后会有负面影响。曾和他合作过《无证之罪》的制片人卢静,让他一定和导演辛爽聊一聊,并强调这是她追了一年才追到的新导演。 

几个小时的谈话,这个乐队出身的新人导演很快让秦昊来了兴致,他发现虽然对方没太多经验,但是对剧本、表演、音乐、摄影都有着自己的想法,而且和秦昊的审美非常相近。谈话结束,秦昊对辛爽说,这部戏你好好拍,即使没有秦昊参与,也会是一部很有影响力的作品。 

不过最终,秦昊还是被团队打动答应出演,但第一件事就是拉着辛爽把角色整个改了一遍。 

在秦昊看来,张东升不能用好人或坏人来概括,而是一个完整的人,角色出来后要让观众觉得他可恨可怕,但同时又可爱可怜他,这样才算塑造成功。顺着这个思路,秦昊和辛爽把张东升设计成了一个人畜无害,没有存在感,性格上又有一些缺陷和自卑,反差很强的人。在少年宫里他是儒雅的数学老师,在同事眼里他是顾家爱妻的好丈夫,然而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,他杀人不眨眼。

秦昊和导演提出还应该在外形上强化他的自卑感,于是有了经典的秃头设计。 

《隐秘的角落》开播后,爬山梗和秃头梗迅速火便全网,成了剧迷间的暗语,不仅出现了同款表情包和手机壳,还被秦昊的老同学章子怡调侃“万幸,那时(上学时)的你还没有秃顶”。 

老同学章子怡发微博点赞《隐秘的角落》,并和秦昊及网友互动,调侃剧中的“爬山”和“秃头”梗。

和苹果有关的两场戏,全是临时加的

让观众去接受张东升这样一个复杂的角色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,直到开拍前,秦昊还在和导演辛爽修改剧本。他觉得,只有通过事件的累积,用细节不断奠定人物的基调,观众才会相信以及理解他的杀人动机,从而自然而然地产生恐惧的心理。因此秦昊给自己定的目标是,保证每一场戏都是真实的合理的。 

甚至到了正式拍摄中,秦昊还在一遍遍地尝试加入临时想到的细节。 

有一场戏,是朱朝阳和普普来到张东升家里,他拿着刀子漫不经心地给他们削着苹果,空气里弥漫着恐惧的气息。这场戏剧本里并没有写到,而是秦昊在候场时看到桌子上的苹果后很自然地拿起来削,突然意识到了那种诡异的感觉,觉得应该多展现一些,就在正式开拍时把刀当成了主要的道具。 

剧中两场有关张东升与苹果的戏,都是秦昊临时加的。

还有一场是拍完张东升安慰失去双亲的妻子后,导演辛爽觉得还应该有段张东升一个人的戏,但是一直想不好该拍什么,就找秦昊商量。秦昊马上说,好啊,我演给你看,你想在哪儿拍?辛爽顺手指了指阳台,秦昊走进阳台拿起桌子上的苹果,边吃边摆弄着自己养的花……

演完,辛爽满脸兴奋,这就是他想要的。 

喜欢普普,想象女儿能像她那么可爱

导演辛爽曾在接受采访时提及,这部戏选择了观众信任的成年演员,来帮助小演员们表演。但是,秦昊却说,是三个小演员帮了自己。 

《隐秘的角落》开拍时秦昊还在另一部戏上,因此晚进组了十天。他发现,本来以为会很难合作的小演员们已经被导演调教得完全进入了角色,每个人给出的都是自己最真实的感受,这种表演浑然天成,反而没了成人演员无可避免的“演技”。上一次有这样的感受,还是他和娄烨导演合作电影《推拿》时,与真正的盲人在一起。 

进组前,秦昊特意和小演员们保持距离,不说话也不逗他们,现实生活中也按着剧情一样慢慢地熟悉。拍到后面在一起的戏份时,秦昊已经成了“孩子王”,还特意和剧组强调,别让小朋友们看到他杀人的戏份,以防被吓到。 

剧中各种小细节,如买汉堡套餐挑玩具、创口贴等,都体现着张东升对普普的喜爱。而戏外,秦昊最喜欢的也是饰演普普的王圣迪。(图为《隐秘的角落》海报)

几个孩子里,秦昊最喜欢饰演普普的王圣迪,经常给伊能静发她的照片,说太可爱了吧,又聪明,跟个小人儿精一样,米粒(秦昊的女儿)长大要能像她这么可爱就好了。

而在原本的结局设定中,普普死了,张东升一个人去吃汉堡套餐,集齐了普普想要的玩具,吃着吃着就难过地哭了。这场戏因为更换结局而被剪掉,也是秦昊的一个小遗憾。 

这场电梯里的“水枪大战”,遭遇了小朋友一直不哭的尴尬。

当然和小演员搭戏也有尴尬的时候。有场秦昊在电梯里碰到之前拿水枪滋湿自己的邻居小孩的戏份,本来只是一场很简单的戏,但小演员年纪太小,一直觉得秦昊是在逗他玩怎么都不哭,十分钟过去了,导演和秦昊都急了,小演员还是没反应。等小演员终于反应过来号啕大哭的时候,松了一口气的秦昊,叫导演赶紧拍,并配合地演出“变态”的表情。 

接综艺

赚够资本,是为了可以对烂片说不

过了40岁,秦昊说,有了家、孩子后才明白,原来演员并不仅仅要把戏演好,还应该为平台为导演为剧组成员都尽一份自己的力。因此,《隐秘的角落》播出后,他也学着在社交媒体和大家一起玩梗,讨论“一起去爬山”,回应“发际线”。

虽然依然不是很懂综艺,但他还是认真地选了一些参与:在家闲了太久对妻子内疚,于是参加了《声临其境》;为了展现另一种表演方式参与了《我就是演员》;本来想拒绝,但是看到妻子和妈妈的努力参加了《婆婆和妈妈》……他很实在地说,参加综艺、接网剧,都是为了多赚点钱,给孩子更好的生活环境,为妻子减轻压力,也是为了能够对那些找到自己的烂片说“不”。“我妻子是偶像出身,她说她一出道就要赚钱养家,我没法自私到只让她去上综艺,坚持自己所谓的演员理想。”

然而,他依然保持着自己作为演员的那份骄傲和坚持。问他《隐秘的角落》中的细节,秦昊愣了一下,“不好意思,我还没看剧”。因为怕和自己想象中有落差,也怕发现自己当时的表演没那么好。

《无证之罪》中,秦昊饰演的角色就叫严良。

他依然还是会选最有挑战的角色。《隐秘的角落》中有个小朋友的角色叫严良,用的是秦昊在《无证之罪》里的角色名,这是制作方特别为秦昊而改的。此外,同期还有另外一部剧的主角也叫严良,但那个角色被秦昊一口拒绝了。他的回复很简单:不想重复演同一个角色。 

关于妻子

“家里有一个人闯荡江湖就够了”

不久前,因为参加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,伊能静重新站在了舞台上,和相差20岁的年轻姐姐们同台。秦昊也不闲着,在社交媒体应援“冲啊,我的儿时偶像”,偷拍妻子练舞,学着年轻观众的模样管妻子叫“伊伊子姐姐”。 

其实,秦昊特心疼,舍不得让伊能静参加节目,也不希望她承受这么多的压力。“我觉得家里有一个人闯荡江湖就够了。但是她有好多优点,观众看到会喜欢,也可以实现自己的价值,我就只能说,好啊,你去试试。但是,我一直说,咱家不是靠你参加这个综艺养家的,一切都是以你自己高兴为标准。” 

为了应援妻子,秦昊第一个报名参加《披荆斩棘的哥哥》,结果,马上就后悔了。听到记者提议,可以跳当年在电影《青红》里的霹雳舞后,他自嘲到,那可能第一轮就被刷了。“你看我之前参加综艺也都是即兴的,可能还是得看那时的心情吧。” 

新京报记者 李妍

编辑 吴冬妮  校对 赵琳